• <noframes id="nzmpt"></noframes>
    <tr id="nzmpt"><small id="nzmpt"><delect id="nzmpt"></delect></small></tr>

    <code id="nzmpt"></code>
  • <menuitem id="nzmpt"></menuitem>

        繁体 简体
      委员办公平台
      电子邮件系统
      最新动态:
      ·为强化数字赋能激发民企新活力建言 市政协召开重点提案督办协商座谈会  ·市政协机关组织党员干部集中收看开幕会   ·为扎实推进我市共同富裕建言 市政协召开专题协商会  ·为天津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强“人才引擎”  ·真诚付出公益助学 凝心聚力服务人民  ·市政协召开专题协商会 盛茂林出席并讲话  坚持党的领导 引领政协事业创新发展  ·建设区域科技创新中心 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  ·市政协党组召开扩大会议 盛茂林主持并讲话  
         您当前的位置 : 天津市政协  >  学习园地  >  理论研究
      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思想的正式提出、早期实践及其启示
      天津政协网 www.rachelprouty.com 日期:2022-12-30 09:17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讲话时,强调了统一战线史上一个重要时间节点,即1922年。1922年党的二大通过了《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议决案》,标志着党的统一战线思想的正式提出,在党的统一战线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认真回顾百年前党的统一战线思想的提出过程和早期实践,总结其中的宝贵经验,对于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新时代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思想,进一步巩固发展新时代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力量支持,是十分必要和有益的。

        党的一大决定“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关系”

        1921年7月党的一大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党的一大强调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奋斗目标是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提出党成立后的“基本任务是成立产业工会”,集中领导工人运动。据此,党的一大后,党推动成立了中国工人阶级的组织——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为加强工人阶级自身团结统一,领导开展工人运动的重要机构。1922年5月23日,党的中央局书记陈独秀在出席由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后,在《广东群报》上发表《共产党在目前劳动运动中应取的态度》一文,指出中国共产党“在劳动运动的工作上,应该互相提携,结成一个联合战线(UNITED FRONT),才免得互相冲突,才能够指导劳动界作有力的战斗”。这里的“劳动运动”指工人运动。这段话表述的中心意思是,工人阶级内部应结成联合战线。

        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理论认为,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统一战线所面临的基本问题,是加强自身团结统一和争取同盟军问题。由于党成立时期,没有弄清当前民主革命中要实现反帝反封建目标与将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要实现目标之间的关系,还不懂得工人阶级虽然是先进的,但人数太少,要战胜强大的反动势力,必须争取一切革命的阶级和党派。所以,党的一大通过的纲领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彻底断绝与资产阶级的黄色知识分子及与其类似的其他党派的任何联系。”这次会上通过的决议也明确宣布,“对现有其他政党,应采取独立的攻击的政策”,在政治斗争中“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关系”。这表明,党成立时期,除主张加强工人阶级内部团结,结成联合战线外,拒绝同其他阶级和政党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

        共产国际提议国共两党实现合作

        共产国际是1919年3月在列宁指导推动下成立的各国共产党的国际联合组织,各国共产党都作为它的支部,直接受它的领导。早在1920年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列宁就提出了《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初稿》,指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后,民族和殖民地问题已经成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各国共产党必须帮助落后国家的资产阶级民族解放运动,必须特别援助落后国家中反对地主、反对大土地占有制、反对各种封建主义现象或封建主义残余的农民运动。

        为了广泛传播列宁关于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理论,号召远东各被压迫民族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共产国际于1922年1月21日至2月2日召开了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与会的中国代表团共有44人,其中有14名共产党员。这次会议阐明了被压迫民族面临的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讨论了共产党人在民族和殖民地问题上的立场,特别是共产党同民族革命政党进行合作的问题,强调了吸收农民群众参加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的重大意义。会议期间,列宁抱病接见了中国共产党代表张国焘、中国国民党代表张秋白、工人代表邓培,希望国共两党实现合作,勉励中国工人阶级和革命群众加强团结。

        党的二大明确同国民党实行合作,建立民主联合战线

        中国共产党接受了列宁关于民族和殖民地理论,并用以分析中国现阶段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同时赞同国共两党实行合作的提议,改变了党的一大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关系的主张。1922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明确表示,为了完成无产阶级在目前最迫切的任务,中国共产党主张同国民党等革命党派,以及其他革命团体,“共同建立一个民主主义的联合战线”,反对共同的敌人,使中国人民从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双重压迫下解放出来。但对于能否实现与国民党的团结合作,中国共产党内不少人抱有疑虑。1922年6月30日,中央局书记陈独秀在给共产国际远东局局长维金斯基(吴庭康)的信中就流露出了这种情绪:“我们很希望孙文派之国民党能觉悟改造,能和我们携手,但希望很少。”

        尽管如此,中国共产党在加强工人阶级内部团结合作的同时,与国民党等革命党派在民主革命中结成联合战线的态度是鲜明的,并在1922年7月召开的党的二大上以决议案的形式确立下来。党的二大通过的宣言,进一步指出现阶段革命的性质是民主主义革命,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革命的动力是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及民族资产阶级,革命的任务是打倒军阀,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实现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中国的统一,革命的前途是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为了贯彻党的民主革命纲领,凝聚广泛的革命力量,大会通过了《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议决案》,号召全国的工人、农民团结在党的旗帜下进行斗争,同时提出联合全国一切革命党派,联合资产阶级民主派,组织民主的联合战线。这标志着党的统一战线战略思想的正式提出和确立。

        与国民党实行具体合作方式的探讨

        党的二大虽然赞同国共合作,但坚持两党要平起平坐,并且由共产党担负政治指导之责。党的二大通过的《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议决案》指出,以目前中国无产阶级的现状,扶助民主派共同打倒封建军阀和国际帝国主义确实必要,“然亦只是联合与援助,决不是投降附属与合并”。也就是说,党主张与国民党实行党外合作。

        孙中山先生在革命屡遭失败后,深感他创立的国民党正在“堕落中死亡”,下决心寻找新的力量和出路。所以,当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提出与国民党实行合作,结成民主联合战线时,他表示赞同。但对于中国共产党提出实行党外合作的主张,他则持有异议,主要原因是两党力量悬殊,国民党是成立于1894年的老党,中共是成立于1921年的新党;国民党是有10万党员的大党,共产党是二大时才有195名党员的小党。

        鉴于这种情况,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马林提出了国共两党实行党内合作的建议,具体说就是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这个建议得到了孙中山先生的赞同,但却遭到中共中央的反对。1922年4月6日,陈独秀在给共产国际远东局局长维金斯基的信中写到了反对的六条理由:“(一)共产党与国民党革命之宗旨及所据之基础不同。(二)国民党联美国,联张作霖、段祺瑞等政策和共产主义太不相容。(三)国民党未曾发表党纲,在广东以外之各省人民视之,仍是一争权夺利之政党,共产党倘加入该党,则在社会上信仰全失(尤其是青年社会),永无发展之机会。(四)广东实力派之陈炯明,名为国民党,实则反对孙逸仙派甚烈,我们倘加入国民党,立即受陈派之敌视,即在广东亦不能活动。(五)国民党孙逸仙派向来对于新加入之分子,绝不能容纳其意见及假以权柄。(六)广东、北京、上海、长沙、武昌各区同志对于加入国民党一事,均已开会议决绝对不赞成,在事实上亦无加入之可能。”

        国共两党在具体合作形式问题上争执不下时,马林给共产国际写了一份报告,坚持认为力量弱小的中国共产党最好的出路就是加入国民党。共产国际了解到国共两党力量相差悬殊的状况之后,接受了马林的观点,并于1923年1月作出了《关于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关系问题的决议》,强调中国国民党是“中国唯一重大的革命集团”,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中同国民党合作是必要的,它的党员应该“留在国民党内”,但中国共产党要保持自己在政治上的独立性。

        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召开三大,集中讨论了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问题。大会经过热烈的讨论,甚至是激烈的争论,最后统一了认识,接受共产国际关于同国民党合作的指示,明确党在现阶段“应该以国民革命运动为中心工作”,在国民党实行改组的条件下,采取党内合作的形式同国民党建立联合战线,“共产党员应加入国民党”。

        国民革命联合战线的建立和作用

        国共合作是在国民革命的旗号下进行的。孙中山曾把他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称为“国民革命”,但含义不清,目标也不太明确。中国共产党人在探索与国民党实行合作过程中,重新提出“国民革命”的口号,并赋予了新的含义,即一面打倒国内的封建势力,一面反抗外国帝国主义,且在这种立场上,无产阶级与革命的资产阶级结成联合战线。国民革命的口号很快在全国范围内传播开来,成为唤起和团结民众的旗帜,也成为稍后建立的联合战线的名称。

        1924年1月,孙中山在改组国民党的基础上,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代表165人,其中有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23人。大会通过的宣言,对孙中山倡导的三民主义作出了新的解释,在事实上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成为国共合作的政治基础。大会通过的《中国国民党章程草案》,确认了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原则,表明其开始成为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联盟。国民党一大的召开,标志着国共合作正式形成,国民革命统一战线正式建立。

        国民革命联合战线的建立,极大地巩固发展了国共两党的力量,推进形成了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高潮,初步显示了统一战线的法宝威力和作用。首先,国共两党在合作过程中都得到快速发展。国共合作前,国民党活动范围仅限于少数地方的上层社会,缺乏对下层的群众工作。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后,积极在各地帮助建立和发展组织。到1926年5月国民党二大时全国各地,几乎都建立了国民党的组织,国民党员达到了20多万人。共产党在合作过程中也扩大了影响,党员数量不断增加,1923年6月党的三大时有党员420人,1925年1月党的四大时增加到994人,1927年4月党的五大时猛增加到57967人。其次,反帝爱国运动掀起高潮。1925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利用日本资本家枪杀上海工人、共产党员顾正红事件,发起了大规模反帝示威活动,全国各地先后有近1700多万人参加,沉重打击了外国列强在中国的统治。再次,反对封建势力斗争取得重大胜利。1926年夏,国共两党决定北伐,发动对北洋军阀的战争,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就打垮了吴佩孚、孙传芳主力,将革命从珠江流域推进到长江、黄河流域,北洋军阀迅速崩溃。

        几点启示

        1927年,由于共产国际的错误指导和我们党的主要领导人陈独秀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由于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新右派发动“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使国民革命统一战线破裂。但从党的统一战线思想正式提出和早期实践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弥足珍贵的启示,而这些启示并不会因为国民革命联合战线最终破裂而降低其价值。

        第一,要正确处理党的纯洁性与统一战线广泛性的关系。加强党的纯洁性建设和统一战线广泛性建设,是党成立后面临的重大课题。党的早期实践表明,党的纯洁性与统一战线的广泛性是密切相关的。党只有保持纯洁性,才能保持党的团结统一,党自身才有力量,也进而才能把统一战线各界人士团结在党的周围,为实现共同目标而奋斗。可以说,没有党的纯洁性,就没有统一战线的广泛性。党成立时只有50多名党员,到1923年6月三大时不过420名党员,但由于他们多数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保持了党的高度的纯洁性,因而能够在国民革命联合战线中发挥中坚作用,将广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团结起来,推动了大革命高潮的到来。在处理党的纯洁性与统一战线广泛性关系时,要特别注意不要把党的纯洁性要求,不恰当地照搬到统一战线中来,否则会影响统一战线的广泛性,影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党的一大时,十分强调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并为了保持无产阶级政党纯洁性,主张“在政治斗争中,在反对军阀主义和官僚制度的斗争中,在争取言论、出版、集会自由的斗争中,我们应始终站在完全独立的立场上,只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关系”。显然,这是党的一大未能提出建立广泛联合战线的重要原因。目前,中共党员数量达9671.2万人,成为全球第一大党,但相对于全国14亿多人来说仍属少数。因此,为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在加强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建设的同时,进一步加强统一战线的广泛性建设,将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拥护祖国统一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爱国者都团结起来。

        第二,要正确处理加强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与发展工人阶级同其他阶级、阶层等社会力量统一战线的关系。工人阶级内部存在不同的阶层、群体,也还有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甚至不同党派的区别,这是工人阶级内部存在统一战线的客观基础。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既包括一国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也包括国际工人阶级统一战线。建立发展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是马列主义统一战线理论与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并亲自领导组建了国际工人协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工人阶级内部的统一战线组织。列宁也十分重视工人阶级统一战线问题,指导共产国际正式通过了《工人统一战线提纲》。我们党成立时期同样十分重视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问题,党的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就加强工人阶级团结统一和开展工人阶级运动进行了全面部署,党的一大后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华全国总工会,为加强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提供了组织和领导保障。特别是1924年国民革命联合战线建立后,中共中央还在一份通告中郑重提醒:“联合战线不但要行之各阶级间,并且要行之工人阶级本身”,“切实讲求整个工人阶级联合战线,即不分党派、不分职业、不分宗教工人群众联合战线之必要”。尽管工人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是最富有政治远见和牺牲精神的阶级,是具有严格的组织性纪律性和革命的坚定性彻底性的阶级,但在建党时期毕竟人数太少,不过几百万人,不论是完成当时反帝反封建任务,还是未来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目标,都必须在巩固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基础上,建立发展同其他阶级、阶层和社会力量的统一战线。由于党的一大对这个问题认识不足,拒绝同其他任何政党发生联系,事实上拒绝了同其他阶级、阶层和社会力量建立统一战线。好在一年后召开的党的二大及时放弃了一大的错误主张,通过了建立民主联合战线的决议,并于1924年正式与国民党实现合作,建立起了工人阶级与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国民革命联合战线,为掀起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提供了广泛力量支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既要重视巩固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将海内外中华儿女都团结起来;同时要重视巩固新时代的工农联盟,筑牢爱国统一战线的阶级基础;特别要重视加强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建设,切实做好党外知识分子这一战略性、基础性工作。

        第三,要正确处理统一战线战略性与策略性的关系。邓小平同志指出:“统战工作有其策略性,但更主要的是它的战略性。”统一战线工作的战略性,主要体现为它不是权宜之计,也不是暂时之需,而是党的总路线、总任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担负着为完成党在各个时期历史任务凝心聚力的重要责任。统战工作的策略性,是指实现统一战线的具体措施和方法,它是灵活的,会因形势变化而调整。统一战线的战略性决定策略性,策略性服务战略性,同时也会影响战略性。这两个方面都不可能忽视,否则都会影响统一战线事业发展。党的二大正式确定了建立民主联合战线的战略思想,但以何种方式实现与国民党的合作,这就是一个策略问题。先是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马林提出党内合作形式,我们党不同意;继而我们党提出党外合作形式,国民党不同意;最后在共产国际指导下,国共双方商定在国民党改组的条件下,采取党内合作的形式,建立起了国民革命联合战线。当前,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充分认识统一战线是我们党凝聚人心、汇聚力量的政治优势和战略方针,并适应形势任务发展,完善统一战线政策,健全统一战线工作机制,创新统一战线工作方法,进一步彰显统一战线的法宝地位和作用。

        (作者陈喜庆系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

      您是进入本站的第 位浏览者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 津ICP备05013411号-1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09号 技术支持:北方网
       
      午夜黄片在线
    1. <noframes id="nzmpt"></noframes>
      <tr id="nzmpt"><small id="nzmpt"><delect id="nzmpt"></delect></small></tr>

      <code id="nzmpt"></code>
    2. <menuitem id="nzmpt"></menuitem>